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穿成女配a标记女主 作者:野生菌别跑(下)

字体:[ ]

  第40章 
  “知道吗,这届高三有个竞赛作弊的。”
  “啊?她怎么敢的呀!后来呢,这个人被抓到了没有。”
  “那肯定了,没抓到谁又知道呢。也是挺惨的,其实那也只是竞赛的预赛项目而已,不计入加分项的,就为了这点毛头小利把自己玩完了,现在学校已经取消了她的考试资格。”
  “哦哦,这人谁啊。”
  “据说是和白学姐一个班的,叫樊什么来着……”
  高一的学习氛围远远没有高二高三那般紧迫,最鲜明的便是这个阶段的走廊俨然就是一社交场合。
  男男女女aaoo们撩骚的交流友谊的数不胜数。
  季辞刚一从洗手间出来,便听见两个女生在聊八卦。至于这个八卦,今早都传烂了,她也略有耳闻。
  五月了,终于迎来了又一大剧情节点。
  八卦里的主人公樊可欣因为竞赛作弊而列入学信网的黑名单中,高考资格没被取消,但因为这档子黑历史而造成了以后择校困难。
  这个世界里,许多高校对重大违纪或是作风问题而载入黑名单中的人,不予录取。
  所以,她基本上是和z国的优良院校无缘了,除非出国深造。
  不甘此辱的樊可欣被怨念熏心,丝毫不简单是因为自己主观上所走的错路,把这一切归咎于女主白月璃。
  小说主人公嘛,就是用来替各种各样的配角背锅的。
  在一次联考中,樊可欣用事先模仿好的白月璃的笔记做了一份小抄,此前她的成绩也非常优秀,考试座位几乎与白月璃挨在一块儿,便利用这个便利塞入白月璃的抽屉中,势要与她玉石俱焚。
  后来引发了不小的风波,最后坏事做极的樊可欣也不知怎的竟然想通了,诚恳真挚地和白月璃道了歉。
  对比到终章都死不悔改的原主,她的结局要好上那么点。
  小说有小说的线,她现在生活的世界观都围绕着这根轴在转,如果强制性地改变它,季辞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若是在以前,她肯定坐视不理。
  现在,心里的天秤不知不觉便往一边偏移,她一点也不想看到白月璃被人伤害。
  所以,她肯定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
  ·
  季辞这个周已经搬回了自己家,白蕴那天特地回来,不过季辞估摸着这人是为了季靚颖而来。
  并没发生什么事让她长久住在白家,那么是否意味着强制标记女主的事翻了篇章,还是以后又有什么隐藏剧情……?
  这天放学,季辞去到学校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藏书馆,上一批购置的书本已经看完了。
  藏书馆里因有尽有,她挑了几本感兴趣的英文原著,以她目前的水平还做不到畅读无碍,需要频繁借助工具书,不过这对词汇量的提升也有点帮助。
  准备买单时忽地撞到一个人。
  她出去,她进来。
  路明明很宽,却还是撞到了,她以为那人会避开来着。
  那是个披散着头发的女生,看到她脸的一瞬,季辞屏住呼吸,投入到警备状态。
  这人的精神状况有些差,耸拉着眼帘,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见到她的一瞬,竟然浅浅地露出一抹笑容。
  “……”季辞一点都没感受到笑容里的温度,甚至头皮有点发麻。
  “季辞,”樊可欣友善地说:“我们见过的,你忘了吗?”
  季辞:“?”
  樊可欣:“方便谈一谈吗?”
  虽然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季辞还是鬼使神差地跟随她去到隔壁的奶茶店。
  奶茶店里放着轻缓的纯音乐,十分惬意,但季辞和这个人约茶,可半点也没感受到放松愉悦。
  “上次也是在这里,‘我’找到你商议如何给白月璃下药的事,但被你拒绝了。”樊可欣吸了口奶茶,细声细语的说道。
  季辞打量她打量得有些出神,许久才回过劲儿来。
  很难将现在这个斯文儒雅的人与那个歇斯底里的人联想到一块儿。
  “嗯。”季辞后知后觉地点点头。
  之前与她交流的人应该是原主。
  想不到还有这段插曲。
  季辞:“你现在说这个是想干什么呢?”
  “你别误会,”樊可欣笑:“我不会把你做的那些事告诉别人。”
  看着季辞饱满戒备的双眸,樊可欣轻笑道:“如果我说之前找你合作的那个人不是我,你相信吗?”
  季辞眯了眯眼:“什么意思?”
  “我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一个我,换一种说法,应该就叫做双重人格。”
  季辞瞳孔地震:“你认真的?”
  “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议?”樊可欣苦笑道:“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分裂出了一个人格,她与我的行事作风完全不一样。”
  “在她主导身体的时候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与发小的男孩子成为了情侣,反抗父亲的决定,与他打架打到双方住院,做了很多伤害白月璃的事,还有,这次竞赛作弊也是。”
  季辞眉头扭成一团。
  如果樊可欣说的都是真的,那这是不是也太荒诞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别人解释呢?”季辞捏了捏奶茶杯,“他们对你的误解挺大的。”
  “解释有什么用,别人如果问‘是不是你做的’,难道我还能抵赖给其他人吗。”樊可欣无奈笑:“其实她也不是没给我带来过便利,我的确喜欢那个男孩,只不过一直不敢向他表明心意。那个时候我还没发现自己有分裂人格的迹象,某个早晨他来接我上学,吻了我,我才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