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敛财男后 作者:一墨入骨(上)

字体:[ ]

  敛财男后
  作者:一墨入骨
  简介:
  于宁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一穿来成了被人嫌弃的克全家的人不说,居然还是个一穷二白的赤贫!
  于宁虽然在二十一世纪是个没啥志气的人,但那完全是科技太发达,他的脑子跟不上而已,不过到了古代,他就不信斗不过那群老古董!随便拿一个到现代都能价值连城,轰动全世界的老古董!毕竟谁都见过古代人的尸体,但是一定没见过活的古代人!虽然于宁不知道这个朝代是什么鬼朝代,但是一点都不妨碍他们依旧很值钱的事实。
  顾青珏第一次见到于宁,觉得他不过是个贪图钱财的俗人,不过后面倒是被于宁这一身俗气给吸引了!
  “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顾青珏看着埋在一堆金银财宝当中的于宁很是无语地问。
  “你闭嘴,你个老古董当然不会懂这些东西的价值了。”于宁白了他一眼,继而看着那堆东西兴奋搓搓手。
  顾青珏眉头跳动几下,不悦开口:“谁是老古董?”
  “你啊,难不成还是我?”于宁想必没看清状况。
  顾青珏:“……”
 
 
第1章 霉运当头
  前一晚上,于宁还在拼死拼活地准备献身高考中,但是一眨眼瞬间就穿越了。于宁心里按捺不住就想骂一句‘卧槽’,而实际上,他已经骂过许多遍了。
  原身名叫做李青,父母双亡,据说还是他克的,于宁一脸血,简直无语。
  到了这里已经将近半年了,于宁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还是蛮享受的吧。不过就是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就是了。
  这原身跟邻里关系并不是很好,因为大家都说他命硬会克死人,基本没人愿意接近他,这原身估计也是这么被逼到绝路的。
  于宁除了觉得有些可怜以外,倒是没其他的想法,因为他虽然是个渣,但是好歹不会让人这么平白无故地欺负。
  于宁刚来倒是真的遭了不少白眼,连生病都没人愿意来看一下他的死活,也幸好于宁命大都挺过来了。
  这日于宁扛着锄头就要下田,那邻居唯一算是对他还行的李家婶子看见他倒是很是好脾气地说了一声:“小青下地啊。”
  于宁没应什么,只是礼貌性地点点头,然后就朝着自家的地去了。
  这地他没穿来的时候就被他大伯给占了几亩了,剩下一亩而已,还是于宁忍不住这口气直接跑到他大伯家闹了一番才将地给要了回来,不过还是亏了一亩,想到这,于宁就忍不住吐了口唾沫,槽,迟早让你们加倍奉还,当他是好欺负的不是。
  于宁是个没有进取心的人,得过且过,饿不死就行了。刚来的时候总想着能回去,但是等了半年还在这里!于是他就放弃挣扎了,打算娶个媳妇儿好好过日子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于宁想起好像柴火不够了,于是就拿上刀跟绳子就进了山,穷人一个,不知道怎么赚钱,能省就省,而且于宁也不是个娘们,这种事情还是干得来的。
  捡了地上的干柴火,于宁先是弄成一堆,然后用刀将柴火砍成一节一节的,方便捆绑带回家。
  正绑着柴火呢,忽然后面就传来一声声响,于宁下意识拿着刀就往回看,结果……就一刀顶到了别人的肚子!但是为什么带出来一滩血!简直吓死人啊!
  于宁连忙将刀抽出来,接着那人就直接倒在了他的身上。
  白决不过是经过这个小镇,不过半路却被人追杀,被逼无奈就躲进了深山,身上本就受了很严重的伤,难得看见有人上山,不过是想上前询问如何下山罢了,但是这以刀相迎是怎么回事?白决还没想清楚就直接晕过去了。
  “喂喂喂!”于宁拍了那人的脸许多次,但是奈何人家是彻底晕厥过去了。
  于宁看着自己已经带血的刀,再看看躺在地上的人,深深叹了口气,就当是自己倒霉吧,于宁先抛弃了柴火,将人背回了家,作为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于宁是没办法见死不救的,即使这人或许会给他带回无限的麻烦。
  幸好于宁的家住的比较偏僻,离村里的人比较远,只有李家与另外一户人家离他比较近而已,但是这会儿大家基本还在地里没回来,没被人看见还是让于宁松了口气的。
  将人直接放在了床上,将他身上带血的衣服先脱掉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身上的伤口可真是狰狞啊。
  于宁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都觉得疼,出去给他倒了一盆水,将他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于宁又找出家里的一点伤药,然后又拿出布给他包扎好。
  将这些弄好以后,于宁才继续上山将自己的柴火弄回了家里,出去的时候不忘将门锁好。
  白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外面传来了声音。
  “醒啦?”于宁做好饭后就进屋看了一眼人,发现他眼睛睁着看着这外面。
  白决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但是他也没有力气坐起来,只是微微启唇道:“谢谢。”
  “不客气。”于宁看着他发白的脸色,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也没问他这是怎么弄的。
  于宁给他弄了粥,等他吃完后就将碗收出去洗了。
  白决打量着这间屋子,说实话,很破,不过这是山村,条件好不到哪去。
  白决失血过多,没多久就又睡过去了。
  这下轮到于宁犯愁了,这家里就一张床,把床让给他了,自己要睡哪?好不容易习惯了睡这硬邦邦的床,难道现在还得打地铺?于宁越想越觉得亏了,看他的样子,估计也是个有钱人,看来等他好了能趁机敲诈一笔也说不定。
  半夜的时候,白决又发起了高烧,于宁想起自己之前发烧的时候没人理会,无人管他的死活,这会儿是硬不下心肠了,整夜就守在他的床边伺候着这位爷了。
  天亮的时候,他还发烧的话,于宁就打算去给他找个大夫了,看着原先苍白的小脸,现在都烧得通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