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雄虫一见他就软[虫族]+番外 作者:鱼二太闲(中)

字体:[ ]

第50章 
  ◎“谁是你最渴望的虫?”◎
  “我……没去哪, 我只是忽然想起……忽然想起……”
  秦幼找不到借口了。
  人在飞船,不是自己家,还能扯煤气忘了关?
  是啊, 
 
人在飞船, 他还能往哪跑!
  秦幼只能苦兮兮的继续谎言:“我忽然想起我今天还没喝水……我去喝口水。”
  “我给你倒。”
  嬴舜几乎是半夹着他往卧室里送,进门就丢在床上,
 
表演眼盯着他, 手里倒着水的绝技。
  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大哥可以两只眼睛各玩各的, 他可以手和眼睛各做各的……秦幼唏嘘着,转眼看到一杯水递过来。
  刚好口渴, 他
 
咕噜噜的喝掉,但还没想到应对的方法,于是杯子还给老婆:“还要。”
  嬴舜微笑服务。
  这次秦幼喝的慢了一些, 但是仍然没有屡清楚究竟该怎么解释这种天方夜谭……在慢腾腾的
 
又灌下一杯水之后,看到嬴舜扬起的唇角。
  “还要?”
  “嗯。”
  已经喝饱了, 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拦现状,于是, 他只能默认, 而后拿到手里,一小口一小口的吸。
  三
 
杯水下肚, 完全没有任何缝儿的同时,也没想到答案。
  但他想起了一句话——先下手为强, 后下手遭殃。
  于是,秦幼喝完的一瞬间, 理直气壮的把杯子往桌上一拍:“我真没想到, 
 
你幻化出来的我, 就是那种没脑子的傻白甜?还那么轻松的就跟着另一只虫走了,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朝三暮四的虫?”
  这啪的一声杯子气势,嬴舜果然眼神沉了沉,那双乌黑的眼深寒
 
一片,不知在想什么,半晌坐在他床边,反问:“如果不是这样朝三暮四,为什么,你心头最渴望的虫,不是我呢?”
  糟!怎么话题又带回来了!
  秦幼急中生智,指着外面船舱的方
 
向继续质问:“我还想问你呢?是不是你对我不满意啊?我站在你面前还会渴望我?你就站在我面前,我完美的满足,所以我才不渴望你!我的老婆随时想亲就亲,想抱就抱,我满意着呢!
 
!”
  无理辩三分?
  嬴舜见招拆招的继续笑着往回带:“那你渴望的,到底是谁呢?”
  秦幼掰手指头:“我渴望的事情可多着了,我渴望吃,渴望喝,还渴望海岛上的水果派……
 
”说着,忽然抬眼:“话说,你有没有觉得,那只虫有点像卖水果派的老板?”
  “撒谎也不找个合理点的。”嬴舜在他头上敲了两下:“你觉得我信吗?”
  本来也没想撒谎……管它
 
什么合理不合理。
  捂着脑瓜的秦幼低下头,他只是想在这种极限拉扯的情况下,多拖延一点点时间……好在心里缕清要解释的话。
  这一次,和上一次南部雌虫的误会完全不同。
  
 
不仅牵扯数年,甚至——没有证人。
  如果一旦说了,哪怕有一环解释不清楚,或者老婆不相信,都没办法搞定。
  虫母问题归虫母问题,现在他还不想分手……所以……必须想好再开
 
口。
  “好吧。”秦幼耷拉着脑袋,摆出在他心里那股子傻白甜的样子抓着他袖口恳求:“我会解释的……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一下,晚一点说,可不可以?我保证,和上一次一
 
样,绝对都是误会。”
  嬴舜也不是傻子。
  光听那只虫自己说也叫秦幼,就知道这事不是这么简单。
  “好。”他默默按按小雄虫喝水喝到鼓溜溜的肚子:“尿尿之前,把话说清,
 
时间够了吗?”
  秦幼不知道这算是多久,怯生生的点头:“应该够……吧。”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却始终没有想通到底该怎么解释——就卡在他溺水后被诊断脑子有病
 
,实际上是穿越这事儿上。没有证据的事情,无法说清,担心嬴舜不相信,甚至怀疑他不是掉进水里脑子不好,是神经病,幻想症。
  身体都换了一个身体,该怎么说呢?
  此时嬴舜就
 
那么双腿交叠的坐在他旁边安静看书。
  看的是个白皮红字的书,上面的字很巧也是方块块,所以书名秦幼看得懂,叫《拷问间谍的一千种方法》。
  至不至于啊……现在就开始看这种
 
书了!把我当成间谍了咩!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被自己害惨了!
  ……
  半小时后。
  因为喝水太多,很快就逐渐有了尿意又没有想清楚的秦幼在床上蠕动了两下。
  勉
 
强又忍了十来分钟,秦幼觉得这种情况完全不适合思考,于是撑起身子,软软的喊:“老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