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卷王终于等到了他的金手指 作者:有趣的名字(下)

字体:[ ]

 第60章 
  天下第一已经决出, 最后的胜者白堕真人再一次回到了他睡眼惺忪的困倦状态。
  他站在这个同心圆的最中央,挠了挠头,最后憋出来一句:“用尽全力战斗吧少年们!反正天下第一宗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话是很热血, 就是他的声音有点符合不上这句话, 所以造成了一种别样的尴尬气氛。
  所以白堕真人话音落下的时候,三大宗的其他人简直就是迫不及待地齐齐做法, 震耳欲聋的一声声轰鸣中,无数个方形的擂台从地面升腾而起,轰鸣声停下时, 场间已经彻底变换了模样。
  从天下第一宗的队列中又走出了一人,鹤发童颜,以沈青飞的现代眼光看就是小白堕真人那张脸起码二十岁,如果白堕真人是三四十的大叔模样, 这位看上去就是十几岁的青少年。
  但这位“青少年”明显要比白堕真人稳重得多,没准辈分也要大一些,所以才在这时候站出来主持大局。
  “此为擂台战,诸位的玉牌背面应该已经出现了一个数字, 走到那个数字对应的台上即可,而你们玉牌正面还有一个数字,那是你们报名时的顺序, 战斗结束后,胜者获取两人中较高的数字,并且可以留在擂台上守擂,败者则前往下一座擂台。”
  “开始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道隔绝在他们这些人与广场之间透明的壁障瞬间消失, 数千名早已迫不及待, 跃跃欲试的少年金丹飞向那一座座擂台。
  沈青飞与他的对手同时落在一座擂台上。
  沈青飞抽到的第一个对手同样是金丹初期——华清宴的参与者大部分还是以金丹初期为主, 毕竟到了金丹期,修炼的难度与所需的时间就大大增加了。
  沈青飞拔剑的时候,对方也拔剑。
  沈青飞挥出一剑,上面的剑意平静无波,像最风平浪静的海,这种剑意理应被警惕,但他的对手发现自己做不到,他“警惕”不起来,就像他的心神也被这片古怪的剑意洗刷了。
  而后,海啸迎头而下。
  沈青飞胜。
  他牌子上的一千一百八十三变为了七百零八。
  第二场,第三场,几乎和第一场没有什么差别,他没碰上值得他出第二剑的对手,过去这半年来,他的一式剑意与二式剑意已经趋近成熟,不再是当初第一次亮相时的稚嫩模样。
  可惜的是,第三场的对手牌子上的数字比他靠后,所以他没能前进太多,目前是六百八十三号。
  第四场。
  沈青飞站在擂台一角,因为他这三场都是胜利,所以不需要换去别的擂台,只要等他的新一轮对手出现就好。
  他的新对手是一个背着比她人还高的重剑的少女。
  少女打量了一下沈青飞手中的长生剑:“剑不错。”
  沈青飞虽然从来没喜欢过重剑,但也礼尚往来地回了句:“你的剑也不错。”
  少女挺开心的,“哗哗”舞了两下展示自己这把剑的正反面:“我跟你说哦,我这把剑可是用……”
  沈青飞轻咳一声:“打完再说吧。”
  少女一脸认真地想了想,也对。
  于是原地跃起,拎起她的重剑以一种盖板砖的气势从天而降。
  她跃起时的姿态像是一只猎豹,那种爆发力与弹跳的姿态,哪怕手里拽着一把看着比一座假山还重的大剑,哪怕那把大剑挥舞起来有点迟钝,都没有丝毫影响到她的爆发。
  沈青飞的战斗风格一向轻灵,光是那少女起跳的时间就够他转移到对手身后了,但那少女手中的重剑虽然看起来挥舞得迟钝,缓慢,但实际速度却比视觉上要快得多,沈青飞从她身后平平刺出一剑的时候,还带上了第二式那铺天盖地的剑意的时候,少女却像身后长了眼睛一般,原本在身前的重剑一个大转弯拐到了身后,正好挡住沈青飞的攻击。
  剑转过来了,少女本身才跟着转过来,她面露赞赏:“哇!好厉害的剑意呀!”
  正当沈青飞微微皱眉思索这到底是不是一句讽刺的时候,少女接着说道:“不过可惜了,是个人看到我这么慢的速度都会选绕背攻击,所以这套连招完全就是我的肌肉反应啦,你就算让我失去了反抗的想法也没用,因为我的剑法本身就不是靠脑子驱动的嘛。”
  沈青飞有些恍然,的确,那少女重剑回转时的弧度太圆滑了,没有任何弯折的角度,确实不像靠临场反应挡住的他的攻击。
  第一次交锋就这么平平无奇地结束了,算是打成了平局,但其实还是那少女占了先机,因为这个场面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她要的,沈青飞为她拉进了距离,她的剑势又是顺畅的,重剑上依附着磅礴的剑意,如山一般的剑意,朝沈青飞拍来,沈青飞以相近的剑意——即第三式的建议回敬,这简直就像两座山相撞,发出无声的巨大轰鸣,但沈青飞毕竟不是专修这种如山般的剑意的,他的剑意与少女相比,就像丘陵撞上了真正的高山,仅仅只是相触,他就警醒地意识到,不能对碰,事实上,他本来就不想与那少女的重剑正面对峙,只是刚刚那一瞬间还来不及让他拉开距离罢了,于是仅仅是一触,沈青飞便翩然顺着被击退的力量飘落到了远处。
  “咦?”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个迷惑的神情,
  沈青飞不懂她在迷惑什么,难道她觉得自己就会这么乖乖站在原地挨打吗?
  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占据他太多心神,他必须尽可能快地,重新拿回主动权。
  他开始使用第七式。
  万剑诀第七式是最正统的攻击剑式,在沈青飞发现一二两式的剑意相连可以形成特殊效果之前,第七式一直是他最喜欢最常用也最擅长的剑式。
  它的剑意也是最正统最锐利的一往无前的剑意,就像一个人骑着一匹马拿着一把剑就要切入前方的军队,将那规整的队伍打乱,撞散。
  要撞散一座高山是很困难的,但是依旧比拿一座小山与高山去对抗靠谱得多,越是同质的剑意,越容易被高阶的压制。
  “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