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奈何男妻太倾城+番外 作者:五行缺银圆

字体:[ ]

  奈何男妻太倾城
  作者:五行缺银圆
  简介:
  江子卿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娶了一个男人回来!
  还是皇上亲自赐婚的,看着这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江子卿就感觉一阵头疼,他喜欢的是软妹子,这再好看,顾倾城也是个男人啊!
  但是、他饿了,顾倾城就奉上可口的饭菜、他赌输了,顾倾城就立马携银子帮他找场子。
  自家铺子出了内鬼,顾倾城二话不说就给揪出来了。自己被人打伤了,顾倾城直接上去就卸掉了那人一只手。
  甚至于还担心自己被苦到不辞辛苦,千远万远的给他讨蜂蜜,这么宠溺是怎么肥四!
 
 
第1章 相亲
  伴随着莺莺燕燕的巧笑声,在京城最大的青楼‘翠云楼’里,江子卿身边坐着两个身着薄纱的妖娆女子。
  他就着一个女子手上的杯子仰头喝了一整杯酒,语气颇有些烦躁:“我说张耀,你说不娶妻怎么了?我皇祖母居然联合我母妃去求陛下给我赐婚。”
  随手把酒杯一扔,江子卿顺势倒在了左边女子的身上,手也随之搂上了女子纤细的腰。
  “世子你是长公主的独苗,她自然是希望你能延续香火的,而且,你已及弱冠,莫说娶妻了,连个通房都没有。”张耀好笑的摇着头,“你知道外面已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断袖之癖,常驻青楼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的么?”
  江子卿就是平日为所欲为习惯了,现在突然被身边长辈催促婚事,自然是一时接受不了的。
  “是哪个人在那里嚼舌根?小爷逮到了非拔了他的舌头不可!”江子卿讥笑了一声,“再说了,香火?家父正直壮年,他们若真想要,何不自己生一个!”
  说着,他仰头又灌了一杯酒,明摆着对这次自家母妃强势的指婚很不满意。
  张耀挑了挑眉,凑到了江子卿的面前,邪邪一笑:
  “指婚就指婚呗,传闻这顾家大小姐顾倾城人如其名,美若天仙……你这么不愿意,难不成还在找当年那个和你一起被土匪给绑了去的那丫头么?”啧了啧舌,张耀佯装叹息:
  “可惜当初一找到你们,皇上就下令让锦衣卫把那帮土匪全灭了,后来那丫头也不知怎的就跑散了,要找她犹如大海捞针。”
  话已至此,张耀好奇心又上来了:“我说子卿,被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你对她执着至今?”
  “什……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懒得和你说了,小爷要去快活了。”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江子卿恼怒地瞪了张耀一眼,搂着一个女子就软踏踏地离开了。
  张耀拦了一下没拦住,也就任由他去了。
  江子卿跌跌撞撞地来到厢房的床上,脸颊微红:“去,给爷打碗醒酒汤。”
  女子前脚出门,江子卿才刚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门便又开了。
  也没多想,江子卿踉踉跄跄起身,拉起门边的人顺势就往床上一带。
  “怎么来得这么快?”
  说完也没给那人反应,直接就对着她***,只是摸着摸着,江子卿便察觉出不对劲,他停下手,疑惑地问道:“你……不是小荷,新来的?”
  江子卿支起身子,俯看着身下的人。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照在那人的脸上。
  那女子一席白衣,白皙的肌肤被映得通透,像是能反射月光一般。
  那双凤眼深不见底分外诱人,江子卿手下感知到的肌肤触感也是分外紧致,却又不似一般青楼女子那般柔若无骨。
  原本这种送上门来的女子江子卿都不会多看两眼的,身为亲王府的世子,他从小就被人塞了各种东西,早就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了。
  也不知是不是酒的原因,眼前这个女子,不禁让江子卿看得入迷,同时也将那仅剩的小心谨慎抛在脑后。
  没给女子回答的机会,江子卿直接上手撕了女子的衣服。
  “嘭!”
  就在这时,木质的门不知被谁猛地踹了一脚踹开了,江子卿被这一下惊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哪里来的混球,不知道这个厢房是本世子的么?”江子卿压低的嗓音带着浓浓的不悦,高高在上地看着那人。
  “世子殿下,恕属下冒昧了。”那人听见江子卿的声音,猛地跪下了,“刚刚有一宵小之徒在皇宫行窃,属下追到‘翠云楼’就不见了那人的踪影,此人所偷乃是皇上身边的东西,十分猖狂!属下一时情急,出此下策,不想打扰世子殿下雅兴。事关皇上,还望世子见谅。”
  此话一出,江子卿倒是不好怪罪他了,再怎么说他也是给皇上办事的,江子卿可没那胆子在太岁脑袋上动土。
  “得,本世子不管你是为了给谁找东西,总之我这里没你要找的人,滚吧!”江子卿挥了挥手就准备撵人走。
  那人却目光直直地看着床帐,意味不明。
  江子卿知道这人是什么意思——床上躺着的是那个青楼女子,定不会是行窃之人。转念一想到那女子雪白的肌肤和纤细的脖颈会被眼前这个莽汉看了去,江子卿略略皱了皱眉:
  “还不快滚,难不成你是在怀疑本世子包庇了那小贼不成?”
  见江子卿动怒,那人连忙磕头:“小的不敢。”
  “滚!”
  懒得和他再废话,江子卿直接一脚踹上了那人的肩头,那人也借势窜了出去。
  重新把门关上,江子卿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往床边走去。
  江子卿看见那张绝美的脸,不由得舔了舔唇:“翠云楼居然有你这样的绝色,怎么不见老鸨声张?”
  白衣女子莞尔一笑,抬手勾住了江子卿的后背,微微抬起身贴在江子卿耳边吐气如兰:“因为小女子并非这青楼之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