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短篇部 作者:藏妖

字体:[ ]

  文案:这里是未在网络上发表过的番外集。
  《都市祭灵师》
  《兄弟鬼事》
  《一切先从相遇开始Ⅲ》
  外加这些年来写过的小短篇。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楚文、夜殇、司徒彦、白劼 ┃ 配角:祁红、楚风、韩栋、小一 ┃ 其它:番外
 
 
第1章 
  “师傅,醒醒!”
  一阵推搡,将趴在桌子上沉睡的黑楚文叫醒。他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挺直背脊,打了个哈欠。几天几夜连续工作,即便是祭灵师也有些熬不住,方才只是觉得打了个盹,没想到居然睡了一个多小时。
  人手短缺的凶案组,正是最忙碌的时候,怎么没人来叫醒他?正寻思着,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递到眼前。黑楚文抬头一看,原来是他负责带的菜鸟——董思洲,正关切地看过来。
  “师傅,咖啡是我在外面买的。很好喝,提提神。”董思洲将咖啡杯轻轻塞进黑楚文手里,又拿出一条温热的毛巾,“擦擦脸,会好一点。”
  小菜鸟服务周到,黑楚文坦然受之。擦了脸,喝了口咖啡,心道:煮的上好的咖啡豆。这孩子哪买的?他狐疑地瞥了董思洲一眼,对方只是笑笑,拿起他桌子上高高的一摞资料,去一边用功。
  黑楚文再次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祁宏应该早就回家,准备好晚饭了。他像很多已婚男人一样,过了归家的正确时间,都需要打个电话报备。拿着咖啡,离开办公室,在走廊里给家里打了电话。
  家里,还是没有半点灯光。推开门的瞬间,祁宏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八点多了,楚文还没回来,想必今晚又要在警局加班。算了,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换了衣服继续工作吧。
  这时候,家里的座机响了。祁宏放下公文包走到客厅,拿起听筒,预感到对方是楚文,也知道这一通电话是要说明什么。
  “楚文,你几天没回家了?”祁宏松了松领带,微微蹙着眉,“什么案子需要你加班五天不回家?”
  “我跟你说过的。”黑楚文在电话那边懒洋洋地说,“我被调到凶案组之后,工作一直很忙。最近连续发生多起案件,凶案组人手少,只能这样。”
  不然还能怎么样?祁宏烦躁了起来,随手把领带丢到一边:“当初你调工作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闻言,黑楚文轻声笑道:“我跟你商量,你会同意?”
  “知道我不会同意,你就先斩后奏?”
  “好了,祁宏。”显然,黑楚文不愿意再谈这个话题,“我们已经和解了,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你早点休息,如果有时间,明天我争取回去。”
  “算了。”祁宏无奈道,“不用特别挤时间往回跑,注意身体。挂了。”
  放下听筒,祁宏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什么事都不想做。以前这时候都干嘛来着?跟楚文一起做做饭、收拾东西、再看看电视,不知不觉就到了该睡觉的时间。现在,真他妈的难熬!
  算一算从正式同居到现在,快七年了吧?好像只差一个月了。以前,他们都会庆祝一下,就好像结婚纪念日一样。从去年开始,过于忙碌的彼此都忽略了这个日子,过了很久才想起:咦?今年我们忘了庆祝纪念日。
  当时,黑楚文耸耸肩,说:忘了就忘了吧,反正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一想到永远,祁宏莫名的有些心慌。
  没有生老病死,没有轮回转世,只有彼此天长地久。听起来似乎真的很美好,很幸福。但是,年年岁岁都面对同一个人,真的不会闷吗?再灼热的爱情也有冷却的一天,当彼此不再为对方燃烧,还会觉得天长地久是美好的?
  拿出手机,祁宏在下个月的六号那一天,写了备注:三天后,纪念日。不知道为什么,又把备注删掉了。将手机丢在一边,起身去了浴室。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洗澡,一个人睡觉,早上醒来还是一个人。即便他深夜回家,一大早就会出门。好像在这个家生活的只有自己。哦,还有他每天定时的电话。
  想到这里,祁宏自嘲地笑了笑。他相信楚文,更相信自己。这段时间不过就是忙碌了些,忙完了,家里还会热闹起来。
  很快将负面情绪抛之脑后,祁宏洗了澡,在书房处理工作。
  而在另一边,黑楚文带着董思洲离开警局,到犯罪嫌疑人家的楼下蹲坑监视。
  蹲坑这种事非常枯燥,黑楚文耐得住寂寞,不代表菜鸟也能跟他一样。在车里才坐了两个小时,董思洲就拿出手机,玩游戏。黑楚文淡定地握了手机,说:“不能用手机。”
  “无聊啊,师傅。”董思洲苦恼地说。
  黑楚文转头对他笑着:“我们的车停在住宅楼下,别人会以为车里没人。电话有光亮,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收了。”
  董思洲只好把手机放回口袋里,顺手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咖啡壶。黑楚文再一次制止了他,说喝多了,会内急。这里可没给你准备卫生间。董思洲第一次蹲坑,什么都不懂,诧异地问:“那我想放水怎么办?”
  黑楚文拿出一个空瓶子递给他……
  “不是吧?”董思洲苦笑连连,“就地解决,那还不熏着你?”
  “我习惯了。”黑楚文只是说了事实,没想到董思洲面红过耳。如果换做几年前,他或许还对董思洲这类人警惕几分,毕竟家里那位不好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近两年,黑楚文倒是看开了许多,对周遭的人和事也淡然了许多。
  第一眼看到董思洲,黑楚文就知道他在取向上跟自己一个路子,而董思洲对自己的态度也不一般。黑楚文自认在局里做事非常低调,引起董思洲好奇心的,怕是自己跟祁宏的关系在局里已经人尽皆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