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自深渊来 作者:木兮娘(上)

字体:[ ]

《我自深渊来》作者:木兮娘
  文案
  现耽都市刑侦
  毒品、走私、人口贩卖、军火贸易……全球黑色收益产业链的几大支柱,血腥深渊中滚滚摞起的金钱,促使罪恶如野草见风即长、烧之不尽。
  斯文败类迷之自信攻(江蘅)X小老头式懒散偶尔张狂注重体面行动流氓受(李瓒)。
  全文虚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瓒、江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抵光。刑侦。
  立意:扫黑除恶。
 
 
第1章 
  东城老区茶井街道,六联九巷。
  大约早晨七点钟,街道施工机械准时‘哐哐’响起,震耳欲聋像在枕头旁炸鞭炮,低楼层住户在睡梦里骂骂咧咧就是不起床,翻个身死活要再赖半个小时。
  赶时间的上班族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了,这会正好下楼,途经施工队,瞥了眼,小心避开。
  巷口处,晨练结束的老人提着豆浆油条走过来,停在原地看了会儿才进楼。
  工头扣紧安全帽扣子,摘下工业口罩一边,冲旁边人指挥:“先抽水,再填井!”
  他们通地下电缆,但九巷尽头一口几十年老井堵着路,规划商量是把早就没人用的老井填了。
  施工队的人提着抽水泵过去,把粗长的管道通进井里,插头往插座上一插,‘隆隆’响声,接着是井水被抽上来的咕咚声。
  抽不到一分钟突然发出‘咔咔’声响,抽水泵抽搐似的抖,显然是井底下有东西卡住抽水管道。
  “老井封了五六年。”施工队的说:“堆积的垃圾估计不少。”
  工头:“拿铁钩来,把垃圾捞干净。赶紧的,8点前得把井填了!”
  这时,有个年轻小伙背着把长三米、竿头绑铁钩的捞竿过来,趴在狭窄的井口向下看。
  井里黑漆漆、深不见底,寒气伴随令人作呕的臭味扑面而来。
  年轻小伙差点呕吐,他捂着戴口罩的口鼻处,将捞竿伸进水里划圈,划了两圈,碰到阻力就找准位置用力提起。
  掂量掂量,寻思捞着一挺重的垃圾。
  赶紧就提起来,差不多到井口两米的距离能看到是黑色的球状物,小伙猜测是个披黑色水藻的皮球,进水后重了。
  “捞起来什么东西?”远处的工友扬声问。
  “皮球!”
  小伙铿锵有力的回答,伸出手臂一把抓住黏着在皮球表面的黑色水藻提溜上来,正正和一张惨白、浮肿得面目全非的脸眼对眼、面贴面,近得肥白的蛆虫‘啪嗒’掉在鼻尖。
  “啊啊啊啊——!!”
  嚎叫声凄惨得像杀鸡现场,吓得方圆二十米所有睡梦中的、已醒来的人心里纷纷咯噔一下,接着不约而同剁菜板\捶枕头怒骂:艹!
  九巷老井旁,惨叫过后只剩嘈杂的机械噪音,没人说话,仿佛连呼吸都停止,气氛呈现出两极化的平静和紧张,诡异且一触即发。
  工头以为发生流血意外,揪着心脏,迈开腿急促走来,绕过大碎石机老练而语速飞快的说:“受伤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流血!还能不能动!赶紧判断需不需要喊救护——”
  洪亮的嗓音戛然而止,但见老井旁的水泥地面平白长出颗人头。
  湿漉漉像水草的头发,惨白浮肿的五官,死不瞑目而凸出来的大眼,软肥白的蛆虫在人头的五官、头顶爬来爬去,如在乐园里庆祝嘉年华,正享受着丰盛的晚餐。
  *
  东城老区大福街道,春不老社区。
  工作日清晨。
  绿灯亮起后,汽车轮胎驱动,上下排起的长龙相互交错,整齐有序如浅海层成群的沙丁鱼。
  两侧人行道行人步伐匆匆,路过小便利店和早点铺才停下,拿走早餐和付钱的过程行云流水且快速,绝不超过三秒。
  ‘double kill~~’
  上班族聚在公交站排成三圈长队等车,听到熟悉的游戏提示音便下意识回头看一眼,嚼着全麦面包在心里嘀咕两句:真悠闲,羡慕。
  但见距离长队三米远的小便利店门口放着几张塑料马扎,四五个小学生围绕中间一大一小两人,紧盯屏幕,表情比考10分举办家长会还凝重。
  被他们围绕起来的一大一小正以游戏输赢争夺‘社区一哥’之称。
  小的是个小学生,营养过剩,体重超标,但是担任社区小孩群体的老大超过两年,也算老资历。
  大的是个青年,坐在矮小的塑料马扎,身形修长而空间逼仄,他不得不蜷缩长腿、弓背低头,这个姿势光看着就感觉很累。
  他穿一件墨绿色工装加棉外套,领口拢得不太紧,隐约能见到里头是单薄的白色衬衣,下身穿藏青色长裤,双脚蹬同色军用靴。
  手指灵活地操控角色蛇皮走位收割人头,听到提示音后,李瓒不慌不忙,摧毁敌方防御塔。
  ‘victory!’
  全胜!
  “愿赌服输。”曾经的‘社区一哥’小胖墩背着书包起身,拿拳头捶胸口,挺有那么点匪气的说:“大哥,以后多罩着小弟们。”
  曾经的老大带头,几个小的来不及沮丧,齐刷刷右拳捶左胸,标准统一且熟练:“大哥,我们就靠你了!”
  “滚去上课。”李瓒两指捏着手机插裤兜里,伸开蜷缩的长腿,挺背抬头,懒洋洋骂道:“期中考不及格,爸爸我削了你。”
  胖墩:“一声大哥,一生爸比。满江红不是我们泥足深陷的谷底,您将看到我们拿下大满贯的风采。”
  几个小鬼齐声唱:“哦~~爸比。”
  李瓒竖起两指,指着小学的方向,跟丢飞盘命令狗子去捡回来似的:“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