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自深渊来 作者:木兮娘(下)

字体:[ ]

第120章 
  佤邦, 掸邦第二大特区。
  李瓒不解:“万千山他怎么敢?佤邦境内和中国党中央关系密切,互通往来,由中方出面请求佤联军协助抓捕他应该不会太难。”
  金三角区域地势、势力极其复杂, 难以一言概括。金三角大致范围囊括缅甸东北部境内的掸邦、克钦邦和泰国北部边境、老挝西部边境大小共三千多个村镇, 由于泰国政府采取强大有效的禁毒措施,大部分毒品产地转移至缅甸境内, 剩下一部分产地位于老挝。
  缅甸是一个联邦制国家, 东部的掸邦、北部的克钦邦都是自治特区,拥有独立的政府、军队, 但又听令于缅甸中央政府。
  掸邦分为东南北掸邦, 佤邦位于东掸邦, 是掸邦第二大特区,同样拥有高度自治主权、独立政府和军队佤联军。
  在没施行禁毒高压政策前, 佤邦一直被全球各大国家忌惮。尤其消化了金三角近60的美国, 甚至曾经将佤邦一列领导人员告上法庭,就怕他们上台后扩大佤邦当地的罂粟种植。
  没错,佤邦这个连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地方曾经是全球最大的罂粟种植区。直到佤邦政府主席以人头担保佤邦境内全面禁毒、禁植罂粟, 于2005年实行佤邦无毒区, 并与中方禁毒部门展开禁毒合作,同时和不少的中方企业达成合作关系。
  总结来说, 在缅甸有意铲除万千山, 以及佤邦与中方关系密切的前提下, 万千山还选择逃进佤邦,他是嫌命长还是真的肆无忌惮以为中方对他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江蘅:“佤邦深山多,位于深山中的偏远村落也更多。虽然全区禁毒, 恰恰因此,佤邦看起来最安全。”他开始分析现在的金三角局势:“佤邦现在禁毒最严, 但不意味着毒品流通就少了。它地理位置太特殊,山峦多、适宜种植罂粟,连接着边境,你也知道,凡国家边境则无法度。”
  而毒品暴利,在高压法律打压下都敢铤而走险,何况是在法度不够严格的边境地带。
  “泰国边境的清莱府、清迈府北部罂粟种植区被扫平,禁毒措施严厉,泰国政府风闻万千山近两年来的动作,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不太欢迎万千山。所以万千山不会考虑逃向泰国。”
  泰国边境的清莱府和清迈府北部属于金三角区域范围内,也是目前金三角比较安全的一块区域。
  “至于老挝,我也有些疑惑。”江蘅停顿片刻,重新说道:“万千山也在老挝一带活动过,相比想置他于死地的缅甸政府,老挝应该是个更好的藏身之所,但他躲进了佤邦而不是老挝。我能猜测的理由仅有一个。”
  “是什么?”李瓒不如江蘅对金三角熟稔,他现在一头雾水。
  “中方和老挝关系最好,万千山忌惮。”
  “没理由。”李瓒:“万千山在金三角躲了十几年,十几年来从不敢主动挑衅中方,否则中方早就发现了他的身份。照这逻辑思索下去,他和中方应该没有仇怨,还不至于忌惮中方和老挝关系硬这点。”
  “除非他以为中方已经知道了他曾经在粤江市的所作所为。”
  “楼吉?”
  坑水街大火的新闻沸沸扬扬,可官方并无明确指向16年前的塘山失枪案,照理来说,万千山无从知道警方内部消息,除非有人特意利用这个消息将他困在佤邦。
  而楼吉是不二人选。
  江蘅:“原来这就是他说的合作,不算没用。”
  李瓒:“佤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佤邦政府不一定同意我们大范围搜索万千山。”
  就算同意,逮捕到万千山后,佤邦政府也必定不会把万千山交由中方审问。
  “可以找当地人帮忙。”
  李瓒这才想起江蘅找了些人在金三角帮他搜集信息,但是人手足够吗?
  江蘅把下巴搭在李瓒肩膀上说道:“应该足够。不说那些了,我们睡会?”
  吃饱喝足谈完风花雪月再睡一觉养足精神,完美的符合情侣旅游教程。
  李瓒也疲困了,没反对江蘅的提议,他去洗澡收拾了一下,然后爬上床、盖上被子,在昏暗的房间内任汹涌的睡意淹没他。
  半梦半醒间,身后的江蘅挪了过来,自身后抱住他,相拥而眠。
  次日。
  天高气清。
  广、滇两省交流会在云南省公安厅举行,两省各市优秀刑侦人员照流程陆续参加了交流会,课题中心主要是如何用丰富经验结合现代先进刑侦技术进行侦破案件,会上交流者各有奇能,都是警界里的知名人物。
  李瓒去听了一次,受益匪浅,以前破案过程中有些疑惑经人一点拨,顿时茅塞顿开。
  要不是还有其他安排,李瓒可能会厚着脸皮跑去蹭课。
  之后的交流会趋于官方,后续还有一系列的真人演习活动。各市真人演习内容相差无几,李瓒对此兴趣不大,他就借机会跑了。
  他顺便和刑副支队请了假,理由正大光明:陪对象去了!
  因为两省交流时间长达一周,所以刑副支队感叹了句狗粮难吃就把人放走了。
  李瓒施施然翘班,轻装简行踏上飞往西双版纳的飞机,下飞机后马不停蹄赶往勐腊县关累港,当天下午买了船票前往佤邦。
  一落地,草帽花衬衣的江蘅已经融入当地群众,脸上化了妆,肤色变得蜡黄,看上去就是个游手好闲时不时偷运点毒品出去的普通混混。
  江蘅在码头冲李瓒招手:“没带行李?”
  李瓒摇头,打量着江蘅:“我信了你以前的反骨。”他以为绅士如江蘅应该扮不了痞子混混。
  江蘅单手搭在李瓒肩上,浑身没骨头似的走得摇摇晃晃,眼皮耷拉着快眯起来了一样:“亲爱的李队,我为人诚实,从不撒谎。”
  码头人多拥挤,前后是鳞次栉比的房屋,有些是用石头建的,有些则用竹子筑的,当地特色颇为鲜明。街头边有一排鱼档,鱼箱底部铺了一层芭蕉叶,清澈的水、白色的房屋、黑色的石头和绿色的芭蕉叶,色彩鲜明生动,令人难以置信这里是全球闻名的毒品王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