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 作者:凤尾松(中)

字体:[ ]

第80章 尸不叫十八
  听从周元的指令,许笑歌给受害者亲属打电话过去。
  因为以前也常找他们了解近况,失踪者的亲友对许笑歌并不陌生,对话的语气也趋向和善,连续几通电话下来,能够得到的信息就是:
  “失踪者失踪之前,最早也能追溯到两个月前后的时间里,做过体检或者一些医疗机构的免费基础体检项目,无一例外,都很健康。”
  周元看了眼许笑歌:“虽然这样问你有些为难,但我想知道,你妈妈身体好吗?”
  许笑歌愣了愣,从脑海里翻箱倒柜揪出十多年里已经模糊不清的记忆,低声道:“我记忆里,我妈妈身体很好,她很少生病。”
  周元食指点了点桌子,在有节奏的响动声中,他继续有条不紊地扮演着话题的引导者身份:
  “当年的案子,附近的邻居说基本很少见过那对新住户,是这样吗?”
  案发时是十多年前,当时的许笑歌还小,不一定能够直接和当时的警察直接对接案子的信息,从其他人的口中获知的信息,经过二次或者多次传递,有可能出现偏差。
  因此在许笑歌年纪稍长后,大约在初中开始,就经常去跑警局,和那时候的警察叔叔处的还算和洽,那时把以前爸爸并没告知过他的信息全部都补全了。
  他对周元点点头。
  周元再问:“距离你从那个房子跑出来再报警和警察上门去搜救,不到一个半个小时,就人去楼空了。每一个角落都搜查过了吗?你能给我描述下,那个房子的结构吗?”
  许笑歌也不一定,当时他年纪还小,能够记起来的事情大约是他哭喊着冲到那个房子,直接奔向后院那间猪圈去寻找张美娟的身影,却被满屋子的荒凉刺了整个童年。
  “应……应该每个角落都找过了,但并没看到我妈妈的身影,也没看到其他人的身影!”许笑歌声音有些沙哑,刚压下去的情绪再次涌了出来,他说:“那间老房子是简单一层平房楼,三个房间一个厨房和一个后院子,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厨房里没有炉灶和做饭的锅具,是一个宰猪房……”
  宰猪房里的地板都成了紫黑色,弥漫着让人作呕的猪粪臭味夹杂着的血腥味。
  因为房子后院子有一个猪圈,听说四周围的邻居说,原主人就是一个养猪杀猪的人,很多自家养猪的人,都不舍得把猪拉出屠宰场花钱让人宰,自己如果有能力,就在家里宰,省下一笔钱。
  听到这里周元沉默不语。
  许笑歌又补充了一句;“那间房子还在,我三个月前还去过,那地方因为出了这种事情,而且找不到户主人了,房子位置太偏僻,所以一直没能卖出,搁在哪儿。”
  掀去眸子,周元眼睛亮了下,食指再次点了点桌子,依旧没说话。
  他一沉默,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又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魏茸受不了大家有嘴巴却闭上不开口的样子,她憋屈的要紧,却只敢大眼睛滴溜溜地来回在眼前的三个男人身上打转,心里犯嘀咕:“这周队怎么好的毛病不养成,非要养出说话扯一半不扯一半的坏习惯啊,问那么多,是不是对书生的事情有什么新的看法啊!真急人!”
  坐在周元旁边的沈睿全程侧着眼看着他。他不知周元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习惯,只要他胸有成竹的和别人讨论一件事的时候,食指总会不自觉地点一点东西。
  这样一来,沈睿大约明白他心底里有谱儿,能察觉到一些事情。
  只不过现在不开口,也应该是有他不开口的原因……
  就在他刚这样想的时候,周元忽然开口:“那群人追着你不放,一定是有原因的,你调查了这些人时间都有几年了,所以一定不会是因为这些信息找上你。许笑歌,你最近有没有收到什么很贵重的东西?”
  “很贵重的东西?”许笑歌摇摇头,“我……我朋友很少,除了警局其他聚会基本不会出去,更不会有人会给我送东西的。”
  这话落在魏茸心里,让她有些心酸酸,她眨了眨眼,暗暗决定回头要把自己家里堆积如山的各种保健品装送给许笑歌,让他体会下被人送东西的快乐。
  黯然神伤了片刻,许笑歌猛地想到一件事情,他指着自己藏在下水道的那个做过防水处理的玻璃瓶,他打开玻璃瓶,面前只有一张从宣传单上撕下来的宣传单一角。
  那一角恰好印着一栋楼。
  “这是什么?”沈睿接过来仔细打量。
  许笑歌把这片纸给说了出来。这是他从最后一个失踪家属的手中得到的,失踪者是一个智力有点问题的女孩,不算很傻,但比起正常人来说,智力弱了点。
  许笑歌说:“那个女孩就在我记录的失踪册里,她的名字叫做刘彩虹。”
  天上坠着的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换上了一轮银月,发出凉意的光。
  秋日的天总是有些匆忙地往下拉起黑夜的序章,刘彩虹刚把卡通片给看完,就立刻把家里的所有窗户和窗帘给拉上,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刘彩虹的智力有些缺陷,虽谈不上很傻,但和正常人比起来,总是能一眼看出区别。
  她爸妈都是工人,一般很晚才回到家,因此他们都嘱咐刘彩虹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
  刘彩虹一直很听话,可上一周她偷偷地跑出去玩,失踪了两天,回来的时候,身上都是擦伤的痕迹,他爸妈一直追问怎么回事,刘彩虹只是哭着说:
  “有人要打我!那个地方好多笼子,我看到有很多姐姐都被关在笼子里哭!”
  虽然孩子智力不全,可刘彩虹的爸妈终究是爱她的,听到刘彩虹的话,吓了一跳。他们立刻带着刘彩虹去报警,可在警局里警员问是谁带她走、打她的人是谁,把她带到了什么地方去,却一问三不知,只是一个劲儿地喊着:“叔叔,我听到她们说我是一头很好的猪,他们能把我卖个好价钱!真的,我不是猪,不能卖的,你能不能告诉他们,不要卖我啊,我很乖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