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 作者:凤尾松(下)

字体:[ ]

第145章 酆都大帝八
  回到酒店已经晚上八点左右了,沈睿叫了两份饭上来,就看到周元正用电脑和别人视频。
  沈睿走过去发现视频对面的男人是闫枭。
  “枭,那就麻烦你尽快查下他们的信息。”周元把耳机给摘了下来。
  发现沈睿叫饭已经到了,他走到他面前坐下,把属于自己的那份饭端到自己跟前,主动说道:“我把林阳的信息给闫枭和李队长给发过去了,让他们同时调查。对于我来说,谁调查都没关系,我需要的是效率和有用率。”
  沈睿点头,“你用你的办法,我没意见。”
  “不,我不是担心你有意见,我只是担心你又吃醋胡思乱想。”周元抬头目视着他,“有吗?”
  沈睿愣了下,咧嘴笑了,“很明显?我觉得我控制的很好,表现的很大度了。”
  “有点。”周元轻笑。
  这头刚要吃饭,沈睿的手机又响起来,是许笑歌。
  从沈睿这边拿到了视频后,许笑歌立刻把视频交给了技术科部门让他们开始对图像进行放大化和清晰化,将视频像素不高的视频给处理了一番后,终于弄出了一个稍微清晰的成像。
  “老大,我把处理好的图像给你发。”
  挂上电话,许笑歌点了发送,沈睿这边立刻接收到。视频被处理成了三张不同角度的图像,效果清晰了很多。沈睿盯着图片看了许久,还是没看出什么花样来。
  “你给我看看。”周元伸手过去要了过来。
  他将图片放大,因为口罩的作用,嫌疑人的面容根本看不清楚。更何况他还戴着大墨镜将自己的面容遮盖了三分之二,只留出了太阳穴这附近的皮肤。
  周元将这一带的皮肤给放大盯着看了许久,又将耳廓这些裸露出来位置给放大……
  许是他盯着图片看了太久了,沈睿还以为他有什么新的发现,出口询问:“发现了什么?”
  “嗯,有发现。”周元把手机给交还回去,“发现这人皮肤挺白。”
  沈睿:“……”
  “吃饭吧。”和沈睿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没自己动手做饭的日子里,沈睿大部分的菜肴都是海鲜,海鲜里虾就更是他的首选。今晚选择的饭,都是酸甜虾球饭。周元对于吃没有太大的,有的吃不太难吃就行,他将自己的虾球夹了一部分给沈睿,“你挺喜欢吃虾的。”
  沈睿皱眉:“你不喜欢吃虾吗?”
  有点慌,觉得自己太不应该,都那么久了,还没熟悉阿元的口味。
  “喜欢。”周元轻笑起来,“不过我觉得我都是动脑子,你是体力活比较大,我吃一点就够了,我跟喜欢看你吃。”
  沈睿:“……”心跳有些快。
  这家伙今天怎么说情话说的那么顺口,像在说顺口溜?
  不,这话也不是顺口溜,但他什么觉得那么像顺口溜。
  两人吃饱后,沈睿收拾了下餐具,周元就让他坐下来,他说:“阿睿,我们来讨论下和酆都大帝这签文有关的案子吧。”
  他拿出几张白纸,在纸张写上。
  十六年前,酆都大帝庙发生火灾,死了五个人,两人分别是外去的香客,三人是庙里的道长。
  其中一名是女香客,白云。
  十五年前,青州流芳寺门口,当时的庙祝,周禹被一只黑色的签文——酆都大帝给刺穿胸口,死亡。
  写到这一条,沈睿看向周元:“阿元。”
  周元眼里布满了雾气,叫人看不懂里面的喜怒哀乐。他回眸看了沈睿一眼,“怎么了?”
  语气轻松,似乎觉得不对劲的人应该是沈睿才对,那表情淡然到,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的事。
  “你爸……”
  周元打断他话:“嗯,是我爸。”
  这话叫沈睿不知如何接下去,他看不透周元此刻到底心里在想什么,只好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他头发,轻声说:“继续。”
  今年,酆都大帝庙宇曾经出现过的人,白云,也就是当年被记录在死亡档案里的白云,才真正死亡。
  白云的死亡,让他们再次来到滨海调查这件事情。
  但在落地的第一天,滨海酆都大帝庙里,再次发生了酆都大帝签文杀人事件。
  这案子形成了循环。
  十五年前,周禹被酆都大帝黑色签文杀死的方式,在今年再次呈现。
  周元说:“我们先来分析下,当年杀死周禹的人,也是用的锂合金签,签文也是酆都大帝。我没当年的尸检报告,但当时我是第一现场发现者,和昨天的酆都大帝的现场,表情,和签文的角度都很相似。”
  周元描述这一切,冷静的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说着这些事情。
  可沈睿知道当年的周元到底成了什么鬼样,他父亲的忽然死亡,对他打击尤其大。
  “手法是可以模仿的,但不会是林阳。”周元继续在白纸上写着有关的信息,“林阳今年也就只是二十六岁左右,十五年前发生那起事情的时候,他年纪大概就只有十一岁左右,当年不会是他。”
  他闭上眼睛,“我时常在脑海里重复复习我第一次看到周禹死亡的那个模样,还有尝试努力回忆起当时现场的所有细节。虽然有些细节我可能有遗漏,但我可以侧写出一个人形象。”
  “当年周禹在即将要十二点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就嘱咐我和那个女人睡觉,然后就出去关庙门了,然后过了十二点,我想要给他说新年快乐,出去找他,就在雪地上看到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当时还飘着雪,他旁边有脚印,不深,脚印比周禹大,那种鞋子鞋印,是皮鞋的脚印……
  沈睿咬着牙看着周元闭着眼睛,似乎陷入了另一个世界里,他说的每句话,此刻都叫他有些心烦意乱,他伸手想要去碰他,安慰下他,看陈年旧患早就深入骨髓,难以剔除干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