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让我辅助你配吗 作者:祎庭沫瞳(中)

字体:[ ]

第40章 不尊重?
  “哦。”一听鹿阅这语气,就知道应得非常敷衍。
  如果颜霖是刚进队那会儿说出这样的话,鹿阅肯定会掂量一下,然后反省自己的技术和想法,但经过这段时间对颜霖的了解,他知道颜霖嘴上嚷嚷着他不配被他辅助,但该来的时候,颜霖从来不缺席。当然了,该卖他的时候也卖得非常顺手。
  即便是几乎没有获胜的希望了,RCS仍然在做最后的抵抗。这也是《峡谷》这款游戏的魅力所在,可以打对面一波猝死团,就直接翻盘了,这在赛场上还真不少见。
  顾辞改变了战术,说:“放中路,抓他们打野。”
  “好!”其他四个人没任何异议。
  颜霖仗着自己的加速和被动扫眼位,开始找对面打野的动向。只要被他遇到一次,后续打野大概往哪个方向走,他就能判断个五成。
  就在RCS打野出头清上路线时,已经猜好位置的颜霖早就带着陈趣他们蹲伏好了。RCS打野一露头,迎接他的就是来自陈趣的控制,紧接着就是CAB下野的双人殴打。
  至于为什么没有鹿阅,那是因为鹿阅继续去骚扰潘续了。这个部署不是怕潘续发育起来,而是鹿阅并非下路出身,拿到烟花骑士打出这个效果属于针对性部署的优势,并不表示鹿阅的射手很强。
  五个人一起抓打野不是不行,就怕RCS打野想反杀带走一个,那鹿阅必然是不二选择。所以保险起见,没让鹿阅参与。
  就这样抓了打野两波,趁着打野没复活,直接开大龙,没有悬念地拿下第二局。
  这回潘续没说什么,就直接下线了。RCS其他队员大概心情也不怎么好,打了声招呼也纷纷离开了自定义房间,毕竟是春季赛季军队伍,被季后赛一轮游的CAB连赢两局,还是那种非常规阵容的赢法,换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黄显这边很快接到了RCS教练打来的电话。
  “老黄,你这行啊,这么短的时间就研究出这么怪的阵容了。”RCS教练是个好脾气,心态也特别好,所以练习赛失利并没有什么影响,反而是调整自己战术的参考。
  黄显哈哈笑道:“哪儿啊,我也想练常规阵容啊,可谁让你们的法核太厉害,我们不得不兵行险招。”
  当教练的都有自己的一套打马虎眼的话术,谁也不可能真把战术暴露无遗,也不能表现得太骄傲,就是要给对方一种中规中矩的感觉,才不容易被特别研究。
  “不管怎么说,Timely进队后,你们队打法比春季赛稳了不少。”RCS教练由衷地说。
  黄显心里承认这一点,但嘴上还是得谦虚几分:“你是不知道Timely的风格,如果不打稳一点,他是一点不客气就要开怼了。”
  “哈哈哈,我看过Timely的直播,的确是个非常有个性的选手。”
  两边的教练还在聊着,CAB这边的选手们已经开始自由活动了。
  担心咖啡喝多了,晚上睡不着,颜霖去茶水间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脑子里还在复盘刚才的对局。
  其实这两局他玩得有点憋屈,不是打得不好,是他拿的辅助都不符合他能浪的个性,真的是纯辅,打得他直想打哈欠。
  顾辞进到茶水间,就看到颜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可能是没有人,颜霖一点形象都没顾及,有点可爱。
  “困了?”顾辞笑问。
  颜霖抹了抹眼角的眼泪,说:“还好。”
  顾辞接好水,坐到颜霖对面。小小的一张圆桌,只能面对面坐两个人,离得还很近。
  “两局练习赛打下来什么感觉?”顾辞问,并一副做好了倾听准备的样子。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RCS新赛季看起来是不准备换战术了,打着没意思。”颜霖不针对潘续,只陈述事实。
  顾辞认同:“他们只要不换打法,其他路能发挥的空间就很小。”
  “潘续手法是有的,”这点颜霖承认,否则当初他也不会跟潘续一起研究了,“但脑子却一点进步都没有。”
  “他刚成为职业选手那会儿,的确让我眼前一亮。只是没想到到现在,什么灵气都没了。”顾辞说。亓班跟他说的那些,他承诺过会保密,所以这会儿只能装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因为那时候赛场上没有法核而已。如果当初CAB研究出法核打法,也就没他什么事了。”颜霖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天才想法,只是恰好在那个点上,他发现了某些英雄可以运用的机制罢了。
  “你对中路的理解也挺深的,没想过和鹿阅换个位置打?”顾辞一点点试探着颜霖的想法。
  “呵,就鹿阅那辅助,你是没尝试够?”颜霖语气并不是嘲讽,只是在陈述事实,“虽然大部分年轻气盛的选手,都更愿意选择能C的位置,但我觉得辅助有辅助的好处。辅助的重要性完全不输能C的位置,而且辅助需要很好的大局观和临场应变能力。这个位置在队友能C的情况下,的确很无聊。但在被压制的情况下,是容易创造奇迹的。”
  顾辞相信颜霖的话是真心的,也是因为真心,才更容易让他感到惊喜。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指挥位?”顾辞问。
  CAB的指挥位一直是他,不过大部分战队的指挥位都是辅助,也是因为辅助游走起来,更容易收集信息。
  颜霖摇摇头:“没必要,你指挥得很好。我收集信息的能力不一定比你差,但你整合信息做出决策的速度比我快。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辅助你指挥,但让我来全权指挥恐怕不如你。”
  他可不是无脑自以为是的人,别人不如他的地方他心里有数,但别人比他强的地方他也得承认。
  顾辞笑说:“也好,如果哪天你做好了拿指挥位的准备,可以告诉我。你比我缺的,只是经验而已。”
  “那你是太看得起我了。”被这样肯定自然是让他高兴的事,但他也得有自知之明,不能飘了。
  “我很喜欢你天马行空的想法。”顾辞认真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