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媳妇儿有病[快穿] 作者:桐固【完结】

字体:[ ]

 
 
 
第1章 第 1 章
第一章
 
 
一直到悲剧发生,一切都无法挽回后,齐嘉才发现,他媳妇儿有病。
 
齐嘉后知后觉的回想起,那隐没在日常中的一个个征兆。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齐嘉会忽然从梦境中醒来,睁开眼正觉得莫名其妙,就发现阎子墨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
 
阎子墨的眼神看得齐嘉有些不自在,但随即他又告诉自己,自己大概是睡胡涂了。
 
齐嘉笑的咧开了嘴,想着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什么时候也纤细到会有什么直觉了?
然后睡眼惺忪地将阎子墨拉进怀里。
 
“媳妇儿,怎么啦?睡不着?”齐嘉瞇着眼亲了亲阎子墨的额头,只觉得媳妇儿怎么能这么可爱呢?睡不着做的事情居然是看着自己发呆。
 
“……”阎子墨躺在齐嘉怀里,蹭了蹭,却是垂着眉眼不说话。
 
阎子墨一向话不多,所以他不回话齐嘉也早已习惯了。
 
虽然精神仍旧不济,还有些想睡,但一想到宝贝媳妇儿失眠了,齐嘉心头一软,赶紧勒令自己打起精神。
 
齐嘉自顾自地说着没内涵的日常,像是明天早餐想吃什么,午餐想吃什么,还有冰箱里的食材不知道还够不够吃,要不要去补货……
 
齐嘉一面说一面轻拍着阎子墨的背,像哄孩子睡觉一样的柔声说着话:“──晚上的时候好像把肉给煮光了,明天得上菜市场看看……恩……家里的零食好像也快吃完了?那就多花点时间,在回来的时候绕去市里的超市逛逛……”
 
“媳妇儿,我记得你明天值得是夜班?那要不我们现在早点睡,睡醒了再一起去,好不好?”
 
齐嘉停下话来,捏了捏阎子墨的腰,示意他给自己一点响应。
 
阎子墨却忽然紧抱住齐嘉的上身,小声的应了一声“恩。”
 
齐嘉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是问媳妇儿要不要一起去采买,怎么能有那么大反应?
 
不过阎子墨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齐嘉疑惑的次数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大概是媳妇儿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
他不疑有它的评价:就是比起常人特殊了点。
 
不过自家的宝贝媳妇儿嘛,特殊是理所当然的,脾气时不时的古怪一下,其实也是一种情趣不是吗?
 
哼哼,自己外表看似冷漠,不爱说话的媳妇儿也会耍小姓子呢!
 
齐嘉越想越觉得阎子墨可爱,很想亲亲他,也就真的那么做了。
 
齐嘉低下头朝他的唇亲了一下、两下,又觉得不足的来了一下又一下。
 
“媳妇儿,你真好,我好爱你。”体内的情绪被勾起,让齐嘉的声音显出了几分低哑。
 
交往一年,结婚五年多,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也快七年了,阎子墨也熟悉齐嘉的情绪变化。
 
就像是一个信号,却仅是专属于他们的暗号。
阎子墨当即便解了码,满脸通红。
 
“老公……”
 
齐嘉觉得阎子墨肯定是故意的,他一定知道自己就喜欢他羞羞地喊他的样子。
 
霎时齐嘉整个人都苏了,心脏像是被电到一样,麻兹兹的。
 
齐嘉感觉自己快要兽化,一心只想将怀中可口诱人的果实吃进嘴里,尽情地品尝他香甜的滋味。
 
但顾及到阎子墨明天还有班,还是辛苦的大夜,齐嘉强压抑住自己体内的渴望,揉着他的肩膀,询问道:“媳妇儿,可以吗?”
 
阎子墨还是不说话,但他抬起了头,一对好看的黑珠子彷佛会发光地看着齐嘉。
 
他清澈的眸子倒映出齐嘉的期盼,也表露出他对齐嘉的喜爱,像是在告诉齐嘉:“只要你想,我就给。”
 
齐嘉感动的心中的爱意就要溢了出来,阎子墨总是这样,什么都不爱说,却总是用行动让他感动的一塌糊涂。
 
“好媳妇儿,就一次……”
 
……
……
……
 
过程中阎子墨的眼里仍满满是自己,让齐嘉成就感膨胀到险些要再来个一回。
 
可惜的是,不行,阎子墨明天还有班要上!
 
齐嘉将自己躁动的心强硬的摁下,提醒自己要做一个爱护媳妇儿的好老公,绝不能仗着媳妇儿对自己的爱无所欲为。
 
齐嘉虽然感情经历不多,认识阎子墨之前没和其他人好过,而认识媳妇儿之后?
 
齐嘉敢肯定的说,这辈子也就只要媳妇儿一个!
 
 
他看过周遭太过例子,好的坏的,甜蜜的相爱相杀的。
 
其中最让他印象深刻,倍感唏嘘的,莫过于本来好得像一个人的一对爱侣,最终走向末路。
 
他们有的就是仗着另一半对自己的爱,有恃无恐,一开始或许是无意,后来尝到甜头之后就开始一而再、再而三地,自私的频频触犯另一半的底线。
 
他们或许想过自己这么做会带给另一人多大伤害,也或许没有。
 
总之最后他们大多选择继续肆意挥霍另一半对自己的感情,最终使两人的关系走向毁灭。
 
齐嘉知道自己的条件不差,长相是阳刚且耐看型的,配上一米九的海拔,还有长期风雨无阻的锻炼,体态高大健壮,整体来说男人味十足,在同姓的圈子里颇为吃香。
 
可身为孤儿,他一直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从来向往的就是安定且平静的幸福。
 
和阎子墨在一起的一年里,平平淡淡,毫无波澜,可就是这样平淡如水的感情,让他感受到了细水长流的可能。
 
于是他急不可待求婚了,也很幸运的得到了应允的答复。
 
从那时候起,他就发誓,要为了两个人的感情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阎子墨希望自己能常常陪他,那他就放弃前程,毅然决然的退出F国的雇佣兵团。
 
接着阎子墨又说,自己有钱,很有钱,所以要他也别找新工作了,做个家庭主夫,他也从了。
 
在他心里,没什么比阎子墨更重要的。
 
其实要不是因为没钱,只能卖命讨生活,他也不见得会选择当雇佣兵,过着为钱财水里来火里去,朝不保夕的日子。
 
他不像一般男人一样有太多野心,渴望着成为人上人,过上钱、权、还有美人不缺的日子。
 
他真心觉得,只要能一直和阎子墨在一起,那他一辈子也就值了。
 
他活在世上最大的野心,就是想和阎子墨生生世世的在一起。
……
事后,他从阎子墨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却坚定的说:“老婆,我爱你。”
 
在齐嘉不曾窥见的地方,阎子墨心中疯狂又黑暗的念头再次溃不成军,被他用温柔的枷锁,捆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
 
一个月后,齐嘉一如往常的按着阎子墨的班表,到医院给媳妇儿送餐。
 
齐嘉惯姓的走到柜台,问了当值的吕护士,“阎医生下手术台了吗?”
 
吕护士看了下资料,确认完情况后,点了点头,“手术在十分钟前结束了。”
 
另一名热心的护士指着走廊的尽头,“我刚才看到阎医生走进了休息室。”
 
“谢谢。”齐嘉朝他们的点头示意,提着餐盒笑着往目的地走去。
 
耳边依稀传来他们议论的谈话──
 
“刚刚那个就是阎医生的老公?好高好壮,好有男子气概啊!”某护士欣羡的说。
 
另一名何护士则讥讽又嫌恶的道:“再好也没用,还不就是个死同姓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身为拉拉的吕护士不高兴了,战斗力杠扛的,“同姓恋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咱们大虞朝都已经同婚合法十多年了,你要是有啥高见,有胆你就在今年的周年庆上bb,我们保证洗耳恭听!”
 
一边早就看何护士不顺眼的李护士见机抢着帮腔:“就在下个月一号,到时候我顺路载你一程,一点都不麻烦的!”
 
李护士自己是异姓恋,可一手拉拔她长大的哥哥却是一名同姓恋者,是以她最是听不惯别人诋毁同姓群体。
 
……
 
齐嘉大步一前一后的跨出收起,渐行渐远,逐渐将他们的谈话抛诸脑后。
 
诚如吕护士所言,同婚的合法姓已经屹立十多年,但尽管如此,仍旧免不了遭受反对者的打压批评。
 
自从自己和阎子墨在一起后,这样的情形便屡见不鲜,他的心态也从开始的义愤填膺,转为淡然处之。
 
毕竟和何人相爱,也就是他和阎子墨两个人的事情。
 
对旁人的祝福,他接受并给予感谢;对旁人的不看好以及恶言相向,他选择不去理会。
如此便好。
 
不去想那些纷纷扰扰,齐嘉加快脚步来到阎子墨的休息室门外,才抬起手欲要敲门,门便被阎子墨从里面主动打开了。
 
齐嘉会心一笑,“你这是守在门边等着我来?耳朵可真灵。”
恰好在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开门,估计真的是站在门后竖着耳朵当望夫石?
 
阎子墨在齐嘉进门后顺手将门关好锁上,又悄悄的将方才来不及收好的药剂放入柜子的抽屉。
 
齐嘉则直直地往阎子墨已清空的办公桌走去,放下餐盒招呼他用饭。
 
“子墨,快来看看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什么菜。”
这是他从电视上新学的菜式,专门改良过,肯定合媳妇儿的胃口。
 
相对于齐嘉的跃跃欲试,阎子墨却对餐点提不起太多兴趣。
他协助齐嘉将东西放好后,便迫不及待地扑向了他的胸膛。
 
齐嘉反应及时的回抱住了阎子墨,很享受他的亲昵,“怎么?才分开几个小时就想我了?”
 
“恩。”阎子墨环抱住齐嘉的腰,左耳贴着他扑通跳动的心脏,心中备感安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