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骄阳 作者:爱看天(二)

字体:[ ]

第80章 暑假作业
  林场的两兄弟身上穿着略肥大的校服,衣服皱巴巴的,走在前面。
  他们见了雷家众人略有些紧张,带到了之后,就准备走。雷东川喊了他们一声,从兜里给拿了几颗红枣,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先拍了拍他们肩膀:“回头再找见茅茅根,给我弟弟留点啊,谢了!”
  林场兄弟俩到了嘴边推辞的话,愣是没说出来。
  他们还要去跟着父亲挖草药,没多停留。
  贺老头对这个水潭颇为满意,他一边背着手慢慢走,一边指点陆平,跟他闲聊几句。
  陆平自然是什么都说好,满眼都是笑:“师父说的是,这里虽然比不上咱们平江城,但是也有几分味道,就是缺了点太湖石什么的做摆件,师父,等您空了可以跟我……回去瞧瞧。”
  贺老头眼睛已经眯起来,陆平顶着巨大压力愣是把最后几个字说出来。
  他师父已经肯动金银,这万里长征就迈出了最难的第一步,接下来要哄老人家回平江城,那不比这简单?
  陆平这么想着,又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
  贺老头懒得搭理他,一边在水潭边漫步,一边琢磨新灵感。
  雷爸爸在一旁采摘了几朵野花,在教白子慕做标本,不过很快就跑偏了,偷偷在小孩微微卷起来的头发上插了一朵小花,白子慕没看到,来回转身的时候,那朵小花就在他头顶一晃一晃的。
  雷爸爸乐个不住,头一回觉得带孩子这么有趣。
  他家里三个儿子,老大、老二在念初中的时候就不肯跟他一起打篮球了,嫌弃他拖后腿,而老三有过之无不及,从小独立能力特别强,即便出去也是前呼后拥,好像从来不缺玩伴。
  雷爸爸哄着白子慕陪自己玩儿了一会,但也就一小会,雷东川那边喊一声,小朋友就颠颠儿弃他而去了。
  雷爸爸招手也喊:“子慕——”
  小孩头都没回。
  雷爸爸叹了一声,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看着两个孩子玩耍,神情颇有些寂寞。
  小水潭这一片地势平缓,周围有一片草地,看着十分安全。
  雷东川带白子慕一起去玩,雷家养的小黄狗在草地上打滚撒欢,雷东川一喊,它立刻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碎草屑就跑过来,蹲坐在他们跟前吐着舌头哈赤哈赤的听指令。
  白子慕有点怕它,雷东川哄道:“没事,小黄认识你,就不会咬你了。”
  白子慕抓着哥哥袖子,干巴巴问:“哥哥,小黄咬过别人吗?”
  雷东川想了想,道:“没有吧,我没听爷爷说过,村里小孩也没跟我说过,不过它看家护院可厉害了,嗓门特别大。”
  小黄狗大概听出在说它,“汪”了一声,特别兴奋。
  白子慕吓得往后退,雷东川哈哈笑起来,抓了他的小手放在自己手背上,带着他一起“摸”了一下:“怎么样,小黄很乖吧?你以后常来,它就记住你了。”
  白子慕点点头,看了一会,小声夸道:“小黄眼睛好漂亮。”
  “那当然,咱们家小狗最好看了!”
  划分到自己家范围之内,白子慕慢慢就不怎么怕小黄狗了。雷东川让小黄蹲坐在那守着弟弟,自己去爬树摘了一些长树枝,挑着最软的给白子慕编了一个树枝花环,他爬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白子慕蹲在那喂小狗,小孩从兜里掏了一颗红枣小心放在小黄狗脚爪前,然后迅速收回手,期待它吃。
  小黄狗闻了一下,用鼻子把枣推开一点并没有吃,但还是甩了甩尾巴。
  白子慕又给它推过去:“甜的呀。”
  雷东川过来,教他:“小狗不吃这个,而且里面有枣核,它吃了会卡住。”他捡起来把红枣丢出去,抛出了一个弧度,小黄狗尾巴摇晃几下,兴奋地“汪”了一声就冲出去,很快叼回来等着小主人继续游戏。
  雷东川玩儿了几次,把红枣给白子慕:“给~”
  白子慕背过手去不接,摇头退后几步,他看到红枣上有小黄狗的口水了。
  下午太阳有点大,白子慕晒得眯眼。
  雷东川把那个花环给小孩戴上,白子慕不喜欢头上有东西的感觉,伸手要摘下来:“哥哥,沉……”
  雷东川哄他:“好好,不戴,不戴。”
  树枝花环立刻就扔了。
  一点都不像是他上蹿下跳去爬树,一点点挑了柔嫩枝条、辛辛苦苦编出来的一样,那个刚才还当宝贝的花环,如今就丢在了草地上。
  白子慕小脸微微有点红,雷东川就拿手给他遮着,小声哄他:“要不咱们去树荫底下吧,上回你脸上晒红了还抹药膏,董姨这次瞧见又要心疼了。”
  白子慕有点蔫蔫儿的。
  雷东川又问:“哥哥背你去,好不好?”
  白子慕让他背着,趴在哥哥背上哼唧。
  不远处。
  正在山坡上跟着父亲挖药的李家兄弟两个,也在抬头看水潭边,他们从刚才雷东川爬树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雷东川爬树很快,比他们还要利索。但是看着他摘了树枝,编成花环,被弟弟拒绝之后很快就丢了,小一点的孩子有点不高兴,雷东川哄了好一会,背着去水潭边。
  泉水是从山壁石缝里流淌出来的,清澈甘甜,雷东川摘了泡桐树的叶子,窝起来,放在山泉里荡了两下,然后再盛水给白子慕喝。
  喝了水,小朋友才好一点,又是乖乖听话的漂亮小孩了。
  林场两兄弟一直看着,这才松了口气,心想,原来那个小孩只是渴了。
  两兄弟心想,如果是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照顾。
  那个大些的哥哥视线落在白子慕身上,小声道:“幸好不是咱们家的小孩。”
  皮肤略黑的弟弟也在看,他和自己哥哥想法差不多——小卷毛太好了,他不知道该给他什么好,晌午在道观的时候他能闻到小孩身上有一丝奶味儿,很香甜,像是牛奶和蜂蜜泡着长大的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