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骄阳 作者:爱看天(四)

字体:[ ]

第200章 “党争”
  那伙人因为欺诈罪被抓去了警局,宝华银楼的律师也做了跟进。
  那些人在商场里售卖的真品在极少数,大部分甚至都不如月光石,直接用的玻璃材质的人造猫眼石,这些东西在原材料市场买不过500元一吨的价格,实在是坑人。
  陆平请了一位地质大学的教授过来,配合警局做了一期打假宣传,里面宝华银楼提供了一些正品做参照对比,不只是猫眼石还有一些其他的黄金宝石,在宣传普法视频里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在和赝品的对比下显得夺目璀璨,完全不同。
  这期节目上了当地的新闻电视台,标题就是“5万一颗的猫眼宝石竟为500元一吨的人工合成宝石假冒”,这标题吸引了不少人来看,更是引发了一阵热议。
  如今做生意的人多,大家生活条件好了,相对的各种各样的骗术也多起来。
  江浙一带先富裕,有钱的小老板多一些,人一旦有了钱就总会想着彰显阔气,买珠宝首饰的大有人在。但看了那一期普法节目之后,不少人对外面这些珠宝提高了警惕,也有更多的人认准了宝华银楼的老牌子,毕竟是多年的老店,还是在这里买放心。
  事情结束之后,陆平留下处理后续事情,贺大师打算先带着白子慕回去。
  陆平有些不舍,送出去很远。
  贺大师赶他回去,叮嘱道:“楼里事情多,你快回去忙你的,等忙完了,我再来瞧你。”
  老人身边跟着白子慕,还跟着曹善武,另外还有一个司机两个保镖,陆平去检查了一遍随车带着的礼品,确定完善之后才送贺大师到路口。不止是陆平,宝华银楼的人都出来送了贺大师,他们不舍,但也听贺大师留下的规矩,只安静目送。
  贺大师年纪大了,不太喜欢这些离别的仪式,离开的时候也是神情凝重。
  白子慕以为他还在担心猫眼石的事,低声对他道:“爷爷,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陆伯伯他们能处理好。”
  贺大师道:“我不是因为这个,子慕,等会你跟爷爷去一个地方,爷爷带你去见一位长辈。”
  贺大师路上让司机拐去了临近的一个小城,在那里略作停留,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一处陵园。
  苏南多小山。
  贺大师带白子慕慢慢走上山去,去看了他的另一个徒弟。
  贺大师也是来了几次之后,问了曹善武许久,对方才松口告诉了他这里。
  曹善武沉默走在前面,他一只手拢在袖子里垂着,跟在他身后的一老一少也并未出声,一直到曹善武带着他们停在一处黑石墓碑前,贺大师才哑声道:“子慕,这是你大师伯,你替爷爷拜一拜他。”
  白子慕答应一声,过去帮曹善武拿出带来的东西,烧纸、敬酒,他以前清明的时候被舅舅和妈妈带着去祭拜过姥爷,知道要怎么做,最后还规规矩矩拜了拜,喊了一声“伯伯”。
  曹善武脸上肌肉抽动几下,像是要哭,但又极力忍住了,只眼圈憋不住地泛红。
  贺大师过了良久,哑声道:“这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当年我瞧着他是个好苗子,还想将一身本事传给他,让他接我的班。”
  曹善武:“是,我们这些人的本事全加起来,也没大师哥一人厉害。”他说的时候并无半分嫉妒,他们一个楼里学的手艺,大师哥超过他们太多,余下的已经只剩下敬佩。
  当件那场文化运动,贺大师折了两个徒弟。
  曹善武手废了,而另一个徒弟长眠于此。
  这是贺老头最满意的一个徒弟,他们当年感情真的很好,亦师亦父,而这个大徒弟也是最重情义的,当年他在农场劳改不知道外面的事,对大徒弟的奔波知道的并不多。许多年以后,才从别人口中陆陆续续听到一些,在得知徒弟们因自己出事之后,贺老头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大半。
  他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放不下。
  如今,他找回了曹善武,又找回了大徒弟。
  那道佝偻苍老的身影站在碑前,抬手轻轻触碰冰凉石碑,阴阳两隔,老泪纵横。
  他们在这里祭拜,白子慕认认真真扫墓,口中喊的那声“伯伯”也很认真,像是对待每一个宝华银楼的叔伯那样对待这位从未见面的长辈。
  *
  东昌小城。
  雷东川在乡下住了挺长一段时间,也不急着回去,只是往常他中午的时候都会小睡一会,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眼皮子直跳,怎么都不安稳,干脆坐起身来,找了个纸条贴在一边眼睛上。
  雷长寿进堂屋来拿东西,瞧见睡在那边贪凉吹风扇的孙子,笑着道:“哟,左眼跳财,东川哪,一会出去转转,没准要有好事儿呢!”
  雷东川拿衣摆扇了扇,兴致缺缺。
  也就是说话的工夫,外面大铁门那边传来声响,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小黄,不许咬!”
  雷东川眼皮狠狠跳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是第二声响起的时候,他毫不犹豫跑了出去,这声音是他弟没错!
  院子里,白子慕背着一只帆布包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袋水果一样的东西举高了不让小黄狗碰到,殊不知院子里那只小黄狗压根对袋子不感兴趣,使劲儿围着他转圈、摇尾巴,兴奋地已经没边了。
  雷东川走过去呵斥两声,护着白子慕回了堂屋,眼睛盯着人一直没移开,看够了才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子慕笑眯眯道:“上午到的,爷爷身体有点不舒服,先送他回去休息,又去制衣厂看了我妈妈,家里没什么事,我就过来找你了。”
  雷东川道:“贺爷爷没事吧?”
  “没事,就是路上累着了,休息两天就好。”
  “你比说好的回来要晚一天……”
  “嗯,贺爷爷让司机拐了个弯,去了其他地方,绕得路有点远,干脆就住了一晚再回来。”白子慕把帆布包打开,从里面拿了东西给他,吃的用的不少,还有一件白T恤和他身上的款式一样,只是要大一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