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华屋与旗袍美人+番外 作者:鱼慕鱼(上)

字体:[ ]

 《豪门华屋与旗袍美人》作者:鱼慕鱼
  文案:
  斯文败类X旗袍诱受
  沈璁刚回国不到一年,家里的老爷子就倒下了。
  作为上海滩四大家族之首唯一的继承人,人人都等着看纨绔的沈大少会用几年时间败空家产。
  然后沈璁就打了所有人的脸——
  他一边浪得飞起,一边支撑着沈家的产业风生水起。
  人人都知道沈大少爱玩,也会玩,最大的爱好就是爱看穿旗袍的美人。
  直到沈璁看到了裴筱。
  一身旗袍,手握竹扇;分明是一张俊俏少年的脸,眼神却比他见过的任何女人都媚。
  *****
  裴筱戏班出身,曾经也是红透上海滩的花旦。
  裴老板媚眼勾人的功夫,是个男人都腿软。
  当传统戏剧遇到西洋歌舞的冲击,同行们都指着裴老板复兴京剧,谁知——
  裴筱扭脸就进了百乐门,一身旗袍,一夜成名。
  洋场十里,灯红酒绿,不及他旗袍高叉边一点风光。
  他就是为这名利场而生的人。
  *****
  一晌贪欢后,沈璁后知后觉——
  原来,天下间竟再没有一身旗袍能入他的眼。
  于是他费尽心机,终于将裴筱拐进了法租界的小洋房,成了他养在府外的金丝雀。
  只是他不知道,作为混迹风月场上的交际花,裴筱早看穿了一切——
  裴筱已经不图钱了,但他就是心甘情愿。
  *****
  是谁先动心,又是谁先沦陷。
  是谁说好逢场作戏,转身却是一眼万年。
  人设大图见围脖@不吃甜食的阿鱼
  Ps:
  1、1V1,HE。
  2、先do后爱,先走肾后走心,介意慎入。
  受洁,大概是卖艺不卖身那种;攻不是什么好人,但不涉及任何前任的剧情描写和撕B情节。
  攻受在一起以后没有别人。
  3、攻有特殊的旗袍情节。
  4、民国架空,没有历史人物原型,请勿带入现实。
  文案截图于2020/8/9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璁(cōng),裴筱 ┃ 配角:《芭蕾舞王子不当替身(重生)》求个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攻视角和美人贴贴!
  立意:相信爱与信任的力量终究会冲破桎梏与偏见,掌握自己的命运。
 
 
第1章 惊鸿遇
  进了十二月,整个南方的气温逐渐走低,日落前的一场小雨,给空气里平添了两分潮湿的寒意,却丝毫没有浇熄外滩的繁华与热情。
  华灯初上,十里洋场,裙摆下舶来的高跟鞋和丝袜勾勒出时髦女郎们完美的线条,一辆低调的黑色凯迪拉克穿行其中,停在了百乐门的门口。
  在整个上海滩都极其稀罕的小轿车在这一片霓虹下倒不算罕见,很少有人为之驻足停留;但若有懂行的人仔细瞧瞧便能发现,这辆凯迪拉克的车身整体都加装了防弹钢板,主人定非寻常富贵。
  轿车停稳后,坐在前排的保镖率先下车撑伞,拉开车门,迎下了后座上这辆车的主人——
  上海滩四大家族之首唯一的继承人,沈克山老爷子的幼子,沈璁。
  他身着一套精致的灰色毛呢西装,宽肩长腿,高大挺拔,深棕色的短发一丝不苟地梳向脑后。
  从外祖父那遗传的四分之一葡国血统到他这一辈已经没有了特别明显的混血感,只是比起寻常亚洲人,他的五官线条更显深邃英挺,就算只看伞沿边露出的半张脸,比起隔壁张贴在戏院门口海报上的电影明星来,也毫不逊色。
  方才没有被小轿车吸引的人群也纷纷侧目。
  一片注视中很快蹿出个年轻人来,穿得也算体面,就是点头哈腰的模样有些掉价。
  “哟,七少爷到了——”他迎上前寒暄了两句,就赶紧将人往里面请,“都等着您呢!”
  孔立文,孔家三房的儿子,今晚的局就是他攒的。
  按说这孔家在上海滩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不及沈家富贵,但也是屈指可数的地位,他大可不必逢迎至此;奈何孔老爷子年迈,几房人争产夺权,他母亲作为三房姨太太并不占上风。
  年头他看上块地,准备拿下来投资建厂,好在老爹面前露露脸;海量的票子砸进去,关系疏通得差不多了,地也到手了,可这荷包也跟着见了底。
  为了能尽快把厂房建起来,他便求到了沈家。
  沈克山早年就是因为腿部中弹才从战场上退了下来,带着钱来到相对稳定的上海,拉起了沈家的产业;这些年他已经瘫痪在床,景况大不如前,现在沈家企业的具体事务都交到了他刚回不国不久的小儿子手中。
  面对沈璁这尊财神爷,孔立文可不敢怠慢。
  他又恭维了几句,引着沈璁往舞厅里走。
  百乐门的舞台上歌舞正酣,舞池里也有不少男男女女随着音乐摇摆着身体,但他们都不是这片欢场的主角。
  所有人的目光或有意,或无意,都会瞄向舞池附近的吧台边。
  毕竟,在上海滩的风月场里,有裴筱在的地方,才是目光的焦点。
  他好像天生就会发光。
  一群衣着体面,非富即贵的纨绔中间,他捏着手中的竹扇,浅浅地笑着,看似漫不经心地扭腰偏头,像一只灵巧的猫咪,躲开了那只想要环过他腰间卡油的咸猪手。
  旁边意外得到“垂青”的男人喜出望外,急不可耐地凑上前去,贪婪地嗅闻着裴筱颈项间淡淡的香水味道。
  他不会知道自己只是裴筱躲开另一个男人的挡箭牌,只觉得这一点甜头根本不够。
  裴筱就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抬抬手便勾起身边每一个人最本能的欲望,让他们无法自控地靠近,永远不知餍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