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准点狙击 作者:唐酒卿(上)

字体:[ ]

 《准点狙击》作者:唐酒卿
  文案:
  新世界被人工智能占据,电子伪神统治高科技地区,人类逃往生存地。苏鹤亭负伤改造,成了只猫。他通过脑机接口意识上载,遇见了个戴着十字星耳饰的男人。
  逐渐地,苏鹤亭怀疑自己被对方精神入侵了,不仅总是想他,连尾巴都开始主动黏他。
  酷到没边高冷攻vs浪得飞起猫尾受
  王炸组。1v1,HE。
  【预警】
  1、谢枕书x苏鹤亭,不拆不逆。
  2、赛博朋克\废土\反乌托邦\中二病晚期\全篇扯淡。
  3、作者是个没文笔的大魔王。
  4、同系列世界观,单独阅读无影响。
  5、建议随便提,设定绝不改。
  6、入坑谨慎,入坑谨慎,阅读开心最重要,不要勉强。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鹤亭,谢枕书 ┃ 配角:哒哒哒 ┃ 其它:哒哒哒
  一句话简介:胜者为王
  立意:坚持即胜利
  作品强推:新世界被人工智能占据,电子伪神统治高科技地区,人类逃往生存地。苏鹤亭负伤改造,成了只猫。他通过脑机接口意识上载,遇见了个戴着十字星耳饰的男人。逐渐的,苏鹤亭怀疑自己被对方精神入侵了,不仅总是想他,连尾巴都开始主动黏他。两个人在靠近中发现世界的另一个真相。
  本文题材新颖,语言流畅,节奏明快,根据主角的视角,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新世界,让人印象深刻。
 
 
【征服者】
第1章 世界
  “‘刑天’几日前袭击了主神系统。”隐士端坐于茶肆内,大袍袖的领口有缝补过的痕迹,“死了五六十个人。”
  “疯子行动,”苏鹤亭用手指蘸茶,在茶几上画着没意义的圆,“那群人工智能是炸不死的。”
  “这种爆炸活动是在向我们立威,”隐士借着喝茶的动作,稍微倾身,低声说,“我的消息说,‘刑天’下次行动要换我们上。”
  “我们都带着脑机接口①,”苏鹤亭侧过头,看向茶肆中央,那里有几个女孩儿在表演茶百戏,“死得更快。”
  “我掐指一算难逃此劫,”隐士把茶一饮而尽,“如果不是还有比赛,我就跑——”
  他话说一半,苏鹤亭就听见了开枪的声音。子弹经过碳钢冷锻的重枪管,正中隐士的眉心,血水脑花爆溅出来,弄脏了隐士的领口。
  “操,”苏鹤亭说,“我操你祖宗。”
  他当机立断,拔出了自己插在接口上的尾巴。
  茶肆骤然消失,苏鹤亭睁开眼睛,回到现实。房间里还残存着泡面的味道,和网络世界里的环境截然不同,这里脏乱逼仄,一栋楼里能塞近千号人。
  现在是新世界06年,旧人类社会在战争中毁灭,智能系统组成“主神联盟”占据旧世界高科技地区,意图主宰新世界,把人类驯化为次等生物,逃出来的人类都叫幸存者。
  幸存者在旧人类废墟上建造了反系统生存地,由名叫“刑天”的武装组织管控,他们同时还负责对主神系统发动爆炸袭击。
  苏鹤亭从床上翻坐起来,他流了些汗,T恤粘在背上相当难受。但是他来不及擦拭,因为他听见了脚步声。
  那些步伐整齐的军靴停在他的门口,紧接着踹开了他的房门。
  “我劝你们管好自己,”苏鹤亭有段时间没剪的黑发塌在眼前,挡住了些他的眼睛,他即将爆出的粗口在枪口面前变作乖巧保证,“——我也会管好我自己。”
  “不要总在网上发牢骚,”为首的组织成员剃着光头,是个假和尚,他对苏鹤亭双手合十,诚恳劝告,“下次警告就不是虚拟爆头了。”
  “好的,”苏鹤亭听话地回答,“你他妈带枪说什么都对。”
  和尚很满意,退出房间时还不忘礼貌地说:“打扰了呢。”
  苏鹤亭看着他们把房门关好,却没有听见他们离开的声音。他坐在床沿,房间里没窗户,也没有光亮。昏暗中他俯下身,撑着自己的双臂,垂下眼,重复了那句。
  “你他妈带枪说什么都对。”
  * * *
  苏鹤亭六点打开门,走廊里已经没有和尚了。他罩着黑色雨衣,跨过隔壁的塑料脸盆,向电梯走。他经过的每个房间都很狭小,有些人连桌子也没有,只能蹲在门口洗头,刑天给这些拼接人的标配只有被监控的网络接口。
  苏鹤亭现在所在的是反系统生存地03区,又称黑市。这里住着大量拼接人——这些在新世界经过人体改造,拥有脑机接口的幸存者被称为拼接人。他们受刑天组织的高度监视,被统一安排在黑市居住。
  苏鹤亭走出通道,站在交叉路口等红灯。雨弄脏了他的雨衣,他稍微抬起些头,目光透过氙气灯光中的雨雾,看向不远处的斗兽场。
  在当下这个物资匮乏的世界里,养活自己很难,工作都伴随着生命危险和道德拷问,竞争却相当激烈。对于模糊了人类和系统机器边界的拼接人而言,他们不受幸存者欢迎,除了危险雇佣,基本都在黑市斗兽场里卖命。
  这座斗兽场是模仿旧世界罗马角斗场建造的,占地宽阔,能容纳近万名观众。它内部有虚拟捕捉器,能把赛况如实转成付费直播。现场票价更贵,能让每个观众身临其境。比赛由刑天主持,他们通过比赛积分对选手进行终极排名,而这个排名决定选手在黑市的价格。
  苏鹤亭一周要进斗兽场一次,他靠排名吃饭,也接受雇佣。只要雇主给的价格够高,再危险的任务他都考虑。
  绿灯亮了。
  苏鹤亭跟着人群过马路,他绕开斗兽场正门,到选手东入口。
  斗兽场比赛是虚拟格斗,这需要连接选手的脑机,启动全息影像,因此被称为新世界“电竞”。比赛风险是容易造成神经系统损伤,当场死亡的风险比现实搏击更高,但它以刺激性、多样性风靡直播市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