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炮灰是娇气万人迷[无限] 作者:曲不离客(下)

字体:[ ]

第51章 抓回去。
  即便姜米用尽全力护住了沈渊的头, 却依旧挡不住沈渊的主角光环。
  主角和反派,生来就需要相遇。
  “这不是沈大美人吗?”陆戎止操/着标准的轻佻态度款款走来, 背后还跟着一大票来看热闹的狐朋狗友。
  但在姜米看来, 沈渊虽然长得帅,但和美沾不上边,是纯粹的冷酷俊帅, 反倒是口口声声叫别人美人的人,长得倒是挺……算得上美人。
  沈渊因为耳朵受到了冲击正陷入怀疑中, 完全无视那一票人的骚扰,姜米回想起这些人的疯言疯语, 着急得上火, 他想抓上沈渊就跑,手去牵沈渊的手却牵了个空。
  只看到沈渊回身飞出一记利落的扫堂腿, 直接将陆戎止踹飞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飞, 姜米看到一道白色从眼前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骨骼撞击在地面上,发出一声连音乐都掩盖不了的撞击声!
  因为动作大,沈渊的帽子掉落,露出帽檐底下英俊的脸, 他稳稳地收腿,冰凉的脸上多了一些不耐的情绪,斜着地上没了声响的陆戎止说:“聒噪。”
  瞬间, 以沈渊为中心的范围被空出一个大圆圈,所有疯子都退了一步,姜米看到包围着他俩的一圈人都闭上了嘴, 有几个甚至用手虚挡在嘴前, 生怕呼吸声惊扰到了深渊。
  【zero:哟, 疯子也会怕疯子。】
  沈渊回过头来望向姜米,姜米白皙的脸上画了两道彩色指痕,显得那双漂亮的眼睛愈发天真烂漫,回想起刚才姜米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围观群众中出现了莽夫,莽夫抬手指着沈渊说:“看,我就说他没疯!”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认同地点头,只有坐在中心的姜米缓缓歪过脑袋望向地上半死不活的大反派。
  他的理论好像被佐证了,在这个世界,疯了就是没疯。
  很快将姜米发现所有人的视线从沈渊身上移到了他的身上,似乎他对「沈渊没疯」的话题做出了不认同的表情是一个天大的恶行。
  要在这里摆脱被凝视的命运,似乎只有融入其中这一种办法。
  喧闹的派对中央小小的一圈人相对静止着,大家都盯着座位上那个气质出众的小美人,小美人缓缓地抬起手放在桌上的酒杯旁,抬起沁水了的双眸,扬起傲娇的小巴,一挥手将酒杯扫到了地上,玻璃碎裂炸起的瞬间,众人赞赏地点头。
  沈渊的视线也从姜米身上暂时移开 了,姜米是只猫,他就应该做这个动作。
  姜米收起「爪」,心逐渐沉了下去:“这里为什么和系统提供的剧情差那么大?”
  【zero:每个副本的门主都是有自主意识的,你可以把他们当做意识觉醒的NPC,门主被赋予看守生存大门的权利,他会利用副本中的一切资源将那道门藏起来。】
  “走。”沈渊牵起姜米,无视围观的客人,迈开长腿向外走去。派对中扑街的人躺着装死,疯魔的人依旧疯魔。
  姜米踉踉跄跄地走着,他十分确定沈渊没有要把他往姜家门带的意思,他们的目的地似乎是不远处的一辆跑车。
  沈渊想抓他回去?
  “大哥……”姜米另一手抓住了沈渊的手腕,利用身体的力量拖住沈渊,他回头望了一眼舞池,谢天豪还在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想带他一起回去?”沈渊瞥一眼谢天豪,皱着眉心似乎是在思考,几秒后开了口,“如果你想。”是可以带走的意思。
  姜米连忙摇头,谢天豪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可别因为他一个眼神又给送回去:“为什么要回去?”
  此话一出,姜米立刻感觉到了温度骤降,沈渊不悦的表情很明显,甚至背后那些小声议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不回去?”沈渊冷冷地问。
  姜米抿着嘴看一眼沈渊,满心满眼似乎都在控诉“你觉得为什么不回去,就你这个眼神我回去还爬得出来吗?你这种态度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
  可他不敢真的说出来,眼珠子灵活地晃动了一圈,道:“我想哥哥了。”
  就像是写好了的剧本一般,终于有人认出来穿着考究的小美人:“啊,他是姜米!”
  “谁啊?”
  “这家的小儿子。”
  紧随而来的是几个穿着与管家大径相同的人,他们看到小少爷被人强硬地牵着,瞬间表现出了敌意。
  而不管不顾的沈渊显然也不会乖乖松手,眼看着一场争夺战一触即发,姜米的小虎牙无助地磕在下唇上,他还没有和谢天豪接头,还没有探索新地图,万一回去了之后出不来了怎么办?
  姜米既不想沈渊赢,又不想沈渊受伤。
  “等等!”姜米举起手掌,“英勇”地挡在了沈渊前方,前来抢人的家丁们皆是一停,只听到小少爷用不太硬气地声音咬着牙说:“我带回来的人,不准动。”
  猫不狠,站不稳。
  沈渊眉尾挑起,没有反驳。
  就这样,硬气的小少爷带着沈渊于家丁的领路下一步步地走向姜家大宅。
  “你不会以为不告而别的事情能就这么算了吧?”沈渊冰凉凉的声音从脑后传来,叫姜米笔挺的脊梁骨变得更加僵直。
  这是姜米听到沈渊说过的最长的句子。
  听上去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给你十分钟。”沈渊松开一直牵着姜米的手。
  大门在背后关上,瞬间隔绝了外面的喧嚣,从大门的方向向内望,大宅内部中空高阁,两侧盘旋着台阶供主人去二楼。空旷得像一座被盗空的地下陵墓。
  zero将大宅的信息及时地传入脑海,姜米并没有往里走,而是鼓起勇气,回头抱住了沈渊的腰。
  【zero:干什么,你要求饶吗?】
  姜米翻出原剧情,清了清嗓子,哆哆嗦嗦地念道:“是的,我是姜米。自从五年前的一场家宴上遇到了你,我的眼睛就再也看不到其他画面,为了接近你,我费尽心思进来疗养院,与你接触的每一秒我都欲……咳,可不可以不要推开我,就这一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